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学习 > 正文

在批判中澄明 在反思中发展——重读恩格斯的 《费尔巴哈论》

2018-07-11 09:31:42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周栋


  《费尔巴哈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概括性地阐述了唯物主义的发展历程,批判地继承了德国古典哲学,科学阐明并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其革命批判精神和科学反思特质,可以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提供重要启示和借鉴。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简称《费尔巴哈论》)一书是系统阐述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的重要著作,正如列宁所言,这本著作“同《共产党宣言》一样,都是每个觉悟工人必读的书籍”。
  揭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过程和特点
  《费尔巴哈论》最早发表于1886年,之后又于1888年经过修订以单行本出版,很快被视为阐述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经典著作。正是对德国古典哲学尤其是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哲学的继承和批判发展,才产生了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产生了马克思主义哲学。19世纪80年代,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政治思想斗争实践不断风起云涌,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和认识虽然也有很多正确的内容,但当时黑格尔哲学、费尔巴哈哲学的影响也带给了工人阶级许多迷茫。为了澄清当时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思想,恩格斯意识到,“关于我们和黑格尔的关系,我们曾经在一些地方作了说明,但是无论哪个地方都不是全面系统的。至于费尔巴哈,虽然他在好些方面是黑格尔哲学和我们的观点之间的中间环节,我们却从来没有回顾过他”。因此,他认为有必要明确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关系,需要清晰阐述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过程和特点。
  在《费尔巴哈论》中,恩格斯明确提到了他们对德国古典哲学的继承和发展,也严格清算了德国古典哲学特别是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哲学对他们的影响。他承认他和马克思都曾经跟随过黑格尔,也曾经追随费尔巴哈批判过黑格尔,但是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变成纯粹的费尔巴哈派。而是随着对社会和革命认识的深入,不断的克服费尔巴哈,最后在1845年的春天,彻底摆脱了费尔巴哈,创立了自己的理论:历史唯物主义。在这一过程中,恩格斯明确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产生,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特点:批判地继承、科学地发展。这应该成为当今中国学界的经典启示,以及当代中国对待哲学社会科学甚至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态度。
善于批判才能发现真理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在批判地继承德国古典哲学中产生,不断批判、方能澄明。恩格斯在《费尔巴哈论》中指出,“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的见解的对立,实际上是把我们从前的哲学信仰清算一下”,这个清算实际上“是以批判黑格尔以后的哲学的形式实现的”。从批判中找寻见解的方式,是马克思恩格斯创造性地提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典型特点。具体来看:一方面,恩格斯承认黑格尔“是奥林波斯山上的宙斯”,但也指出黑格尔并“没有完全摆脱德国庸人的习气”。另一方面,他又明确了对待黑格尔的正确态度,即“不能用干脆置之不理的办法来消除”,“必须从它的本来意义上‘扬弃’它,就是说,要批判地消灭它的形式,但是要救出通过这个形式获得的新内容”。这是对黑格尔哲学的分解和剖析,更是对黑格尔哲学真正价值的批判式继承,体现了马克思恩格斯的革命批判精神和不断追求真理的科学品格。
  对待费尔巴哈,恩格斯依然坚持这一批判精神。恩格斯既揭示了费尔巴哈对黑格尔的批判,也阐述了他们对费尔巴哈的批判。恩格斯指出,“费尔巴哈打破了黑格尔的体系”,“费尔巴哈的发展进程是一个黑格尔主义者走向唯物主义的发展进程,这一发展使他在一定阶段上同自己的这位先驱者的唯心主义体系完全决裂了”。之后,他又直接展开对费尔巴哈的批判,指出“在社会领域内”,尤其是“宗教哲学和伦理学”领域,费尔巴哈“本人没有‘前进’”“仍然是唯心主义”;因为作为费尔巴哈哲学出发点的“人”,“始终是在宗教哲学中出现的那种抽象的人”。并且,恩格斯在对费尔巴哈与黑格尔联系时,明确批判到:“他下半截是唯物主义者,上半截是唯心主义者”,他“没有批判地克服黑格尔,而是简单地把黑格尔当做无用的东西抛在一边”。正是在批判中,恩格斯阐明了黑格尔哲学和费尔巴哈哲学的各自合理性和局限性,并且不断澄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毕竟,“费尔巴哈没有走的一步,必定会有人走的”,“这个超出费尔巴哈而进一步发展费尔巴哈观点的工作,是由马克思于1845年在《神圣家族》中开始的”。
精于反思才能不断发展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在马克思恩格斯的不断反思中发展和完善的,不断反思、方能发展。恩格斯在《费尔巴哈论》的1888年单行本序言中明确写到,“在这篇稿子送去付印以前,我又把1845—1846年的旧稿找出来看了一遍”,“已写好的部分是阐述唯物主义历史观的;这种阐述只是表明当时我们在经济史方面的知识还多么不够”。这充分体现了恩格斯的科学态度和反思品格,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伟大生命力的根本所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从黑格尔哲学出发的,费尔巴哈对它的“影响比黑格尔以后任何其他哲学家都大”,因此恩格斯“感到越来越有必要”阐述一下这一关系。《费尔巴哈论》成为恩格斯反思黑格尔哲学、费尔巴哈哲学同马克思主义哲学关系的经典著作,也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反思中真正得到系统论述和科学发展的重要著作。
  在恩格斯的科学发展和不断反思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观点得到了系统阐述和发展。恩格斯总结思考了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关于“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思想,系统阐述了哲学的基本问题,他指出:“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承认某种创世说的人,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同时思维和存在是否具有同一性问题也把不同的哲学家分成了两派,即可知论和不可知论。哲学基本问题的确立,使恩格斯对以往哲学的剖析更为深刻,他揭示了黑格尔辩证法的“合理内核”,从而阐述了唯物辩证法的基本思想。还进一步指出了黑格尔辩证法的真正价值,“归根到底,黑格尔的体系只是一种就方法和内容来说唯心主义地倒置过来的唯物主义”。费尔巴哈则“直截了当地使唯物主义重新登上王座”,但是,“费尔巴哈在这里把唯物主义这种建立在对物质和精神关系的特定理解上的一般世界观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即18世纪所表现的特殊形式混为一谈了”。因此,恩格斯科学总结了费尔巴哈唯物论的“基本内核”,系统表述了唯物主义历史观,科学揭示了社会历史规律论、人民群众动力论、历史合力论、阶级斗争论、结构过程论等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
  最后,恩格斯指出,“在劳动发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会史的锁钥的新派别,一开始就主要是面向工人阶级的”。他明确了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新派别”的现实指向——“面向工人阶级”,揭示了它的鲜明特点和真正价值:革命性批判和实践性发展。《费尔巴哈论》的当代价值和经典启示也在于此,这一特点是真正继承发展旧思想旧理论的科学态度,是完整表述新思想新观点的重要原则和思路,应该成为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启示和借鉴。


上一篇马克思恩格斯眼中的无产阶级政党纯洁性

下一篇最后一页